往事:因综艺项目收支问题涉案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视频圈的反贪事件令人瞩目,尤其在视频版权采购、广告投放、工程建设、服装采购、旅游业务承办等方面更容易滋生问题。

  “在别人时我恐惧,在别人恐惧时我。”原本是要借这句话表达寒冬之下的冷静,正是好内容回归的前提,但没想到三个月后,这句话有了更意味深长的解读。

  12月4日,刚刚卸任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的,突然传出消息,根据举报,因经济问题,原优酷总裁正在配合警方调查,目前,优酷总裁由阿里影业董事长樊远兼任。

  目前警方还没有公布调查结果,阿里方面回应:“阿里巴巴在贪腐问题上绝不手软,无论是谁,都要处理到底,我们捍卫阿里文化和价值观的底线。”

  当天上午,曾经的合伙人、麦特文化的创始人陈砺志在朋友圈写道:“过我和麦特的人,现东家倒也不意外。不可能一直。但我的原则是,不会痛打落水狗。恩怨就此勾销,希望你能躲过之灾。”

  “我现在对他评价也很高”,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,陈砺志觉得就是这样的人,要么做得非常好,要么可能会栽得很惨。

  此次事件中,加入土豆之前所在的麦特文化和巨匠文化引发了关注,据《财经》报道,此次涉嫌贪腐的项目主要集中在优酷于2018年推出的“这就是”系列综艺,主要是关于综艺项目的收支问题。

  而在今年1月,由胡海泉担任董事长的巨匠文化联手优酷、阿里出品了《这!就是街舞》,他们以6000万元,占比20%投资了这门综艺。

  作为巨匠文化曾经的股东,于2015年10月就退出了股东会。目前,还没有任何表明和巨匠之间仍存在股权关联,一切还以公布的调查结果为准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退出后,巨匠文化仍和优酷进行过紧密合作。

  成为“阿里人”是在2016年4月,当时阿里完成对优酷的全资收购。10月,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成立。随后,时任阿里影业董事局兼CEO的俞永福发布内部信,宣布成立大优酷事业群。

  随着阿里大文娱成立,优酷创始人古永锵也彻底淡出,而职业经理人被推向台前。

  在加入土豆之前,曾是诺基亚大中国区市场营销总监,当时诺基亚也是娱乐营销领域的金主,在那期间就经常接触娱乐影视圈。

  在的履历中显示,2008年,他和陈砺志、胡海泉共同创立了麦特文化,但陈砺志对《中国企业家》否认了这种说法。按照陈砺志的表述,直到2012年,才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进来,他按公司注册资本(100万),转让给50%的股权,并让杨担任董事长、CEO。

  但由于双方在公司发展上产生分歧,离开麦特,陈砺志和等协商从对方的公司“平退”,即羽泉退出麦特,陈砺志和退出巨匠。

  陈砺志表示:“离开的时候告诉我一起退出巨匠文化,但是最后我退出了,没有退出,股权还增加了,相当于他和胡海泉两个人联手把我给坑了。”

  巨匠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,2013年8月,陈砺志出让巨匠有限(巨匠文化的前身)股权,胡海泉退还麦特文化股权,之后,巨匠有限的股权结构变更为胡海泉、和李心。

  2015年10月,离职,将在巨匠有限中所持有的60万元人民币股权转让,同时退出了股东会。

  而陈砺志称自己不满的是,离开麦特后,在土豆、优酷了所有与麦特文化营销有关的电影项目。“我们俩后来没有来往,但每次听到他说是自己创办了麦特文化,我都会出来纠正,然后在朋友圈骂他,他就会找人来让我删朋友圈。”

  退出巨匠的同时,2015年,优酷、土豆两个BU合并,和担任优酷土豆BG联席总裁;第二年,升任合一集团总裁,负责优酷、土豆、来疯等相关平台业务。

  随后两年时间里,先优酷,继而出任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。在这期间,2017年优酷诞生了爆款剧集《白夜追凶》,但进入2018年后,优酷在剧集上爆款难觅,综艺方面《这!就是街舞》打了头阵,当时还和爱奇艺的《热血街舞团》进行了正面PK。

  2017年,巨匠文化就与优酷、天猫、因唯联合出品了酒后真人秀节目《就是呵呵喝》,到了2018年,又参与到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出品中。当时节目总投资3亿元,巨匠文化出资6000万元,占比20%。而在招商方面,节目总招商金额逼近6亿元,一度刷新了近年网综广告商业化的最高纪录。

  法律是底线年世界杯结束后,接受了《中国企业家》专访,当时优酷从腾讯那里夺食,拿下了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直播权,试图借助体育在优爱腾三家的竞争中铺开一条新赛道。